一本万利:网络赌博偷袭中国 正迅速在国内蔓延

2021-09-26 02:43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冰山之下,隐藏着更庞大的数字。经由海外的渗透和内地人员的“开发”,网络赌博正迅速在中国蔓延

  “查获网络赌博光盘是从2003年11月开始的。”3月22日,北京海关的工作人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们所指的网络赌博光盘,是从一些海外网络赌场寄往中国的光盘,内容主要是介绍并提供网络赌场的各种在线日,北京海关在邮递物品监管现场查获了寄自瑞士的618张赌博光盘,其收件人涉及到中国近20个省市、自治区,这意味着国际网络赌博开始全面渗透中国。

  据北京海关介绍,在2003年11月,北京海关先后两次从邮政渠道分别查获了35张和9张网络赌博光盘,其后,又从快件渠道查获赌博光盘3500张。

  国家海关总署新闻办公室主任王华也透露,不只是北京,在中国其它地区也曾查获过这种网络赌博光盘。

  一位专家就此告诉本刊记者,为了发展用户,网络赌场会主动向目标寄出光盘,甚至“你到国外旅游时,走在大街上就可能有人塞给你网络赌博光盘。”

  对于中国刚刚兴起的网络赌博“市场”而言,光盘只是一个侧面,以其它形式出现在中国的网络赌博工具也不在少数。2004年春节前,北京海关还曾查获了近90张寄自某亚洲国家的赌博比赛邀请卡。

  中国正在成为全球网络赌博的目标国,海外的娱乐赌博公司已经将中国作为潜在的大市场,力图通过各种渠道渗入。

  与此同时,国内的一些人也意识到了网络赌博业所蕴藏的巨大利润,蠢蠢欲动,甚至在全国范围内已经陆续出现了一些网络赌场,吸引了众多的参与者。

  专家介绍说,网络赌场经常在一些赌博合法的岛国注册并架设服务器,尤其是加勒比海和中美洲地区。网上赌博始于1995年,尽管历史不长,但很多网民都有过网上赌博经历。惠泽天下588eznt,美国总审计局的一份报告显示,2002年全球来自互联网赌博的营收超过了40亿美元,2003年则可能超过50亿美元。

  与此同时,面向中文用户的网络赌场也越来越多。在香港,网络赌博已成为赌徒的首选,吸引了大批年轻人的参与,连香港传统的赛马都受到了影响。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大陆的广东、上海、北京等地,参与网络赌博的人也为数不少,“尤其在一些私营企业家等先富起来的群体中十分流行,其中,去澳门玩过的人更容易上网赌博。”

  来自一些网络赌场的信息表明,网络投注以信用卡存款为主(主要是国际visa卡或其它可以网上转账的国际银行卡),也可以汇款。

  就像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会向赌客提供从筹码到鸡尾酒的各种小额馈赠一样,网络赌场也在用自己的招数吸引赌客,比如在互联网上大做广告、提供各种新手帮助、让赌客免费练习等,有些则干脆赠送用户一些点数让他们试玩。

  在北京海关3月15日查处的网络赌博光盘里,就提供了70种在线赌博游戏,分“练习”和“实战”两种模式,其中练习模式可以让参与者免费游戏,以教会他们如何参与到真正的赌博中。

  “迅捷的现金流,零房租和零物流,简直美妙极了。”美国人约翰·安德森曾这样评价网络赌场,约翰·安德森经营着世界上最大的网络赌场——“网上赌场”,这家赌场每年的营业额已经突破了2亿美元,在全球有700万的用户,其中30万人为稳定客户。

  一名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开设网络赌场远比现实中的赌场容易赚钱,不仅运营费用比传统赌场低,并且不受时间、空间限制。它更容易让赌客沉迷其中,不在意自己的输赢。“在传统赌场,使用的是实物,筹码或现金,赌客会非常紧张,即使在大冬天都会紧张得汗如雨下;但在网络上赌博,不必用现金交易,所有的输赢都是数字。”

  《东南商报》报道说,浙江省余姚一名女私营企业家,2003年5月在余姚一家酒店第一次参与网络赌博,不到两个小时就输掉了24万元。几次下来,她一共输了80万元。而与她一道参赌的几名赌客,都是当地一些私营企业的老板,输赢的金额竟然大都在百万元以上。

  另一名参与网络赌博的赌客也说,他对输赢没有什么感觉,“我甚至没有时间想到我正在赌钱。我要做的只是打开电脑,上网。”

  2000年10月底,几名犯罪嫌疑人在辽宁省辽阳市自行设计建立了一个网络赌博中心站,并在鞍山、辽阳、海城及北京、上海、赤峰等城市设立了分站,引人投注。公安机关后来统计说,仅仅两个月时间,这个赌博总站抽红就达到了90余万元。

  这个网络赌场以1∶36的回报吸引赌客。但案发后,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马龙鹏承认,他可以通过总站控制赌博结果,投注的赌客根本别想赢钱。这是中国查处的首起网络赌博案,4名犯罪嫌疑人在次年分别被刑刑3至6个月,并处罚款5000元到10000元。

  另一起引起轰动的网络赌博大案发生在2002年7月的江西省,案情几乎与辽宁省网络赌场案如出一辙。几名熟悉计算机网络的年轻人,共同开发网络赌博软件,聚众赌博,并将终端设备销往全国各地。最终,案件在江西上饶市波阳县露头,并因此被公安机关一举破获。

  时至今日,江西省公安厅治安总队总队长叶为宝对此案依旧记忆犹新。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他表示,传统赌博一般为定点聚众赌博;而“网络赌博是没有边界的”,此案涉及江西、福建、湖北、广西、北京等省市,参赌人数至少有一二百人。

  来自成都、青岛等地的消息也表明,当地相继出现了网络聚赌案,并被公安机关查处。显然,冰山之下,隐藏着更庞大的数字。经由海外的渗透和内地人员的“开发”,网络赌博正迅速在中国蔓延。据调查,上网参赌者的增长速度是网上购物者的两倍。

  “(网络赌博)犯罪风险小、犯罪成本少,相对而言,人更容易迈出这一步。”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国外犯罪研究室主任周勇博士说。

  2002年江西省这起网络聚赌案,惊动了江西省公安厅甚至公安部,为此,成立了包括刑侦和技侦人员在内的专案组,动用了近百名警力耗时近一月,奔波数地,最终抓获6人,由此可见破案之难。

  周勇博士认为,网络赌博是通过虚拟空间赌博,相对于传统赌博来说隐蔽性更强、犯罪风险小、犯罪成本少,官方监控难度大。“网络赌博涉案的有两种人:一是组织者,犯罪;二是赌客,违法。查前者可能性大些,后者的漏网之鱼就多了。”周博士如此说。

  一名网络技术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由于赌博主要是通过信用卡国际转账,当赌客在家里上网赌博时,“由于发生地是在海外,参与赌博对国内的赌客来说几乎是零风险的。”

  如何处罚赌客更是一个难题。公安部新闻中心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关于网络赌博的调研正在进行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形成结论性的东西。“不好定性,法律依据不足。尤其是在国内参与国际网络赌博,怎么处理都是一个难题。”这名公安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查处网络赌博犯罪,只能以扰乱社会秩序、妨碍社会治安等行政方法予以处罚。

  北京大学科技法博士娄耀雄律师认为,相对于传统的赌博方式,网络赌博只是更换了一个平台,依旧符合赌博的要件,按照现行法律完全可以制裁。关键原因在于“传统民法只是关注实实在在的东西”,因而“对网络赌博的性质上认定不力,导致打击不力。”

  换而言之,尽管网络赌博的苗头已在全国各地陆续出现,但政府相关部门在认知、法理等层面尚未能找到有效对策。

  北京邮电大学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研究员因此呼吁,应当尽早就网络赌博进行立法,以免造成更大的社会危害。

  炸弹袭击约200人伤亡道士去村民家中作法东家突疯反杀道士解放军驻澳部队进驻

  正经受侵蚀 《新闻周刊》披露网络赌博蔓延中国( 03-26 07:21 )

  涓€鐩樺湡璞嗕笣80鍏冧汉姘戝竵 涓滀含鐢熸椿鎴愭湰鍏ㄧ悆鏈€楂?/font

  鍙镐箻鍙h涔樺涓嶄緷涓嶉ザ 鈥滅墖鍒€甯€濈媯鐮嶉暱瀹㈣溅涓?/font

  宸ㄨ椽鏈辩蹇犫€滈槼鍏夆€濅笅鐨勭姜鎭讹細鎯呭涓庡コ鍎垮悓宀?/font

  闅愬舰鎵嬫満涓嬫湀鍦ㄦ矆闃充笂甯?娌堥槼鎴愪负棣栨壒閿€鍞瘯鐐?/font

  鍥涘瞾濂崇褰撹鍗栬蒋鍔熸專閽?璀﹀療鎬€鐤戣儗鍚庢湁浜烘搷绾?/font

  18宀佸皯濂宠韩鎬€鍏敳鍗冮噷瀵诲洑姣?鎬€瀛?鏈堝叕鍘曚骇瀛?/font

  •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