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田力引爆4家上市公司的“连环雷”还没完!这两家公司也牵涉其

2021-09-15 10:24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隋田力引爆4家上市公司的“连环雷”还没完!这两家公司也牵涉其中?】近期,上海电气(601727)、国瑞科技、中天科技、汇鸿集团4家上市公司因应收账款逾期接连爆雷,引发了市场的热议。实际上,这并非巧合事件,这4家公司上述风险均和同一自然人隋田力相关。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上述4家公司卷入隋田力的“连环雷”,还有瑞斯康达、凯乐科技两家上市公司牵涉其中,虽未专门公告风险提示,但均存在应收账款违约的情况。其中,瑞斯康达违约客户与上海电气踩雷客户高度重合,而凯乐科技违约供应商与隋田力则关系密切。(北京商报)

  近期,上海电气(601727)、国瑞科技、中天科技、汇鸿集团4家上市公司因应收账款逾期接连爆雷,引发了市场的热议。实际上,这并非巧合事件,这4家公司上述风险均和同一自然人隋田力相关。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上述4家公司卷入隋田力的“连环雷”,还有瑞斯康达、凯乐科技两家上市公司牵涉其中,虽未专门公告风险提示,但均存在应收账款违约的情况。其中,违约客户与踩雷客户高度重合,而违约供应商与隋田力则关系密切。

  随着等4家上市公司陆续曝出黑天鹅事件,投资者逐渐关注到了这4起事件中的共通性。这4起事件被指向都和同一人有关,即上海电气爆雷子公司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电通讯”)第二大股东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星地通”)的实际控制人隋田力。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除了已经专门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的4家公司,瑞斯康达、凯乐科技同样疑似卷进这场风波中。

  凯乐科技于7月2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专网通信业务预付账款余额为62.27亿元,其中出现供应商逾期供货合同金额11.51亿元,上游供应商已出现交付不及逾期。目前公司已提起诉讼,诉请法院判决供应商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一代”)支付合同金额11.51亿元、违约金0.34亿元。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新一代与隋田力关系密切。

  瑞斯康达发现自己踩雷的情况则要更早,6月2日,瑞斯康达发布关于全资子公司涉及重大诉讼的公告,公告显示,自2020年6月起,瑞斯康达子公司专网通信业务下游客户环球景行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球景行”)及富申实业公司(以下简称“富申实业”)均出现逾期支付货款的情形。而环球景行与富申实业均出现在的违约客户名单中。

  据了解,凯乐科技主要从事专网通信产品、光纤光缆、通信硅管、移动智能终端等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瑞斯康达主要业务是为电信运营商及行业专网客户提供接入层网络的解决方案和技术服务。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本次踩雷的专网通信业务营收占凯乐科技、瑞斯康达两家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1.9%及94.75%,专网通信业务皆为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表示,上述事件可能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会吞噬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同时可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造成股价断崖式下跌以及企业形象受损。

  针对公司相关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分别致电瑞斯康达、凯乐科技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但对方电话均未有人接听。

  这次通信行业相继爆雷均与隋田力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星地通有关,凯乐科技、瑞斯康达也与隋田力关系极为密切。

  据了解,上海星地通不仅是上海电气控股子公司的股东,还为所涉踩雷合同提供连带担保。此外,穿透股权关系可知,上海星地通及另一家由隋田力控制的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星地研究所”)间接持有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天神禾”)50%股权,而航天神禾即为、的违约客户。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凯乐科技与隋田力关系匪浅。早在2016年,香港六盒宝典资料大全。凯乐科技披露的《2016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中就显示,上海星地通及新一代是凯乐科技的供应商。

  而隋田力与凯乐科技此次违约的供应商新一代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Wind显示,隋田力曾担任新一代核心高管,也是新一代已注销的100%控股子公司苏州新一代的法定代表人。而通过查阅新一代股东变更资料,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由隋田力100%控股的星地研究所曾是新一代股东,2017年9月时才退出新一代股东名单。

  瑞斯康达专网通信业务的上游供应商中也能看到隋田力的身影。据了解,上海海高通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天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均为瑞斯康达的主要供应商,而这两家公司的实控人也是隋田力。瑞斯康达还表示,这两家核心原材料供应商皆是由客户出具推荐函,但具体客户名称并未进行公告。值得一提的是,瑞斯康达的主要客户环球景行与富申实业均出现在上海电气的违约客户名单中。

  据了解,6家公司的踩雷方式十分相似,除凯乐科技外,其他5家公司均为客户违约。这5家公司的购销模式均为由客户先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其余款项在订单完成和交付后按约定分期支付。这就导致了有可能会发生供应商交货后,客户拖延剩余合同款的情况。

  以瑞斯康达为例,公告显示,瑞斯康达子公司自2018年10月起,先后与环球景行、富申实业签订《产品购销合同》,向环球景行和富申实业销售多媒体网格通信机,合同金额共计14.51亿元;合同约定,先由环球景行和富申实业支付总合同金额10%的预付货款,其余90%货款在收到全部货物并验收合格后5个工作日内支付。自2020年6月起,环球景行和富申实业均出现逾期支付货款的情形;经多次催讨,至今仍均未履行相关义务。 截至6月2日,环球景行共拖欠货款金额合计4.94亿元,富申实业共拖欠货款金额合计5.22亿元。

  凯乐科技的供应商违约与上述情况也较为类似,是先由踩雷方预付一部分货款,再由供应商交货。这就导致了客户支付大部分货款后,供应商会存在迟迟不交货的情形。

  具体来看,公告显示,2020年5月至9月,凯乐科技、新一代双方经协商一致签订了《产品购销合同》等,合同约定凯乐科技向新一代采购隧道式加密传输服务系统处理器、智能自组网数据通信模块、高速数据处理嵌入式系统三款产品;签订合同后一般情况下一周内预付不低于30%的采购款,满6个月支付合同总价65%的货款。凯乐科技按照新一代的要求已支付了全部合同95%的预付款,但新一代迟迟不能交货,目前已构成根本违约,相关合同预付款为11.51亿元。

  财务数据显示,凯乐科技、瑞斯康达2020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4.54亿元及1.38亿元,可以看出,相比于公司净利,上述10亿元以上的应收账款数额对二者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

  浙江信专律师事务所陈伟健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上述情形属于违约。上市公司可以提起诉讼请求违约方继续履行合同或者解除合同。如果合同中规定了违约条款将适用违约条款规则,没有规定违约条款的,则适用损害赔偿规则进行赔偿”。

  隋田力究竟还影响到了哪些上市公司,目前还没有定论,已爆雷的多家公司目前已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权益。

  • 最热文章